狂风急剧快速地吞噬着来不及逃开的盗贼

2020-06-04

我们的出现可以说让这些郁闷的人找到了一条能够宣泄的途径,只不过这次我已经决定不会再袖手旁观。于是,就在我身子才在山坡上出现,一个高级风系魔法已经在我的手上成型,连招呼都不需要再打就丢了出去,口中吐出一句冷漠的喝声:“龙卷暴风术”空气立刻变得沉闷无比,大块的云层急速聚集,随着云头的下压,一道龙卷风突兀地在盗贼群中炸开!高速旋转着的龙卷风暴在人群中飞快的移动,一时之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风暴所过之处没有人能够站立,全都象是玩具一样被高高抛起,狂风急剧快速地吞噬着来不及逃开的盗贼,到处响起鬼哭狼嚎的惨叫声,越聚越粗的龙卷风暴卷起一天黑压压的盗贼,带着这些空中飞人在空中做着高难度的杂技表演。如果换做别的魔法师来用这个魔法,一定没有我施展得这么完美自然,就算是大陆上的恐龙级稀有动物圣魔导师来用也一样,象这种高级魔法在这个大陆上的魔法师们,放出来以后就不能再自由的控制住它,只能任由魔力消耗完后自己结束,那象我这般的收发由心、进退自如,整个风暴就象是具有了生命一般,残忍无情地追杀着我想要对付的目标。为了怕自己这方的人受到波及,我随手发出个结界把他们保护起来,由于暴风的肆虐,炎热的气温急遽下降,刚才还是酷热得让人忍不住想扒光自己的衣服跳到水里去,现在却变成连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冒出一层鸡皮疙瘩,血液也流动变慢仿佛就要凝结,流汗更象是前一个世纪的事情。风暴过处,巨大的破坏力连地皮都象要揭起一层,无数的草根树皮、残枝断叶、石头沙尘各种见过或没有见过的刀枪剑棍、奇门武器以及受伤后从口中喷出的还来不及落到地上的鲜血,被风刮得破裂后飞舞出去的破烂衣服、裤子、帽子、鞋子还有手舞足蹈、惨叫着、痛嚎着、呻吟着、哭喊着的一群黑压压地纸鸢般的空中飞人,在这个山坡上交织出一副诡异而又恐怖的景象。在最后一名吓傻后瘫倒在地上的盗贼也被飓风卷上天去做表演后,我把伸出去的右手缩回来,喝声:“收!”正在肆虐的狂风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无声无息的散去,刚才的一切仿佛只不过是劳累过度产生的幻觉,又或是做了场噩梦后突然惊醒过来而结束,但满地的狼藉和许多的死尸与受伤者,说明这一切都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天上厚厚的云层也都已经散开,艳阳依旧织热,但炎热的阳光照射在脸色发白的众佣兵身上却殊无暖意。“嘉百厉,带上一个中队的人和我去收拾另外的一伙盗贼,剩下的人就留下来处理这里,伤太重的不用理会了,能活命的都带走吧,完事后不用等我们了,全部都撤回峡谷去。”吩咐完毕, 香港平特一肖高手论坛收回了保护人和货物的结界后, 白小姐精选一肖必中我带上嘉百厉等人踏进打开的时空之门里匆匆上路。我们到来得恰是时候, 白小姐精选一码必中这第三股盗贼在多次徒劳无功之后, 精选10码中特终于决定不再傻等下去,只打算留下几个人继续在这里观察,别的人都准备先行离去,因为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汗水几乎已经将身上的衣服浸透,反正等魔力消失后留在这里的这几个人,赶几辆大车回去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们出现的地方是在一个遍布乱石的荒野里,一堆堆散落在四周的泥土团和碎石块,让这片野地更平添几许荒凉的意味。“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我一边笑吟吟地和想要离去的盗贼们说话,一边对佣兵们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们都呆在我开始布下的结界里,不要随便乱动,佣兵们立刻明白又一场残酷的屠杀将要开始,我笑容后面所蕴藏的血腥杀戮意图,将会是他们连想都不敢去想的可怕噩梦。盗贼们愕然看着这群人突兀地出现在眼前,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这个面带亲切笑容、看上去十分和善的陌生青年。如果这些盗贼知道眼前这个他们认为亲切、和善的陌生人,会为他们带来如此悲惨结局的话,我想现在还敢留在原地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白痴。遗憾的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可怕!随着我笑容的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种冰冷到骨髓里去的残酷杀意,我左足轻轻向地上一跺,由我首创的用脚来施放魔法的第一次演示,公式专区就在这荒凉的野地里拉开死亡的序章。“大地怒矢!”一阵低沉的“轰轰”声从地底深处响起,地面开始发出轻微的晃动,原本散布在荒野四周的无数碎石块和泥土团,全都无声无息的从地上缓缓升起,诡异地静静悬浮在一人高的空中。蓦地里,静静悬浮在空中的碎石块和泥土团开始做加速旋转,随着旋转速度的急遽加快,人们眼中已经看不清楚它们本来的摸样,能见到的只是带着“咻咻”声响的模糊影子。这些由泥土和石块所幻化的虚影,转眼间就从静止旋转变为高速移动,于是,惨嚎声开始响起,屠杀终于展开!荒野上的空间里,数也数不清的石块和泥团高速旋转着,用人们想象不到的奇速向盗贼们急射过去,无数旋转的虚影如流光一般交错飞舞,急剧鸣响的破空声让人耳根刺痛,每一道流光射中人体都会带出一蓬血雨,小一点的石块则会透体穿过,留下哀号倒地的伤者,再一次的射向另一个目标,大的石块不但将人撞得凌空抛飞,狂喷鲜血,而且不管射中哪里都是血肉模糊,骨折筋断,死状惨不忍睹。最恐怖的还不是石块所造成的伤害,那些看似松散的泥团在急遽旋转的超高速飞射里,全都进入到人的体内爆炸开来,被炸成糨糊般的内脏伴随着血液,从身上无数个破洞里箭一样的标出,而血雨、碎肉、断肢则是大的泥团爆炸后所形成的效果。这里已经不是人的世界,而是地狱里的修罗屠场!在流光电射的追逐中,没有人能够有机会逃离这里,和急电般交叉穿射的流光相比,他们那笨拙缓慢的速度简直就是个笑话,而四散奔逃的盗贼往往才跑开几步,不是身体被洞穿倒地,就是被流光切割得肢体不全,痛苦、无助和恐惧是他们心情的最大写照,如果能够毫无痛苦的立刻就死去,则是他们现在最大的心愿,活着实在是一件悲惨到不能再悲惨的事情。然而这还不是经过我改良后的“大地怒矢”的全部威力!随着我轻喝一声:“尘暴!”“噗!”“噗、噗!”“噗、噗、噗”“”所有盘旋飞舞在空中的大小石块和泥土团先后在当空爆炸开来,爆炸后所形成的巨大破坏力,令还在为生存而奔逃的盗贼们划上了一个休止符,这些盗贼立刻就变成了一堆堆碎肉,漂浮在空气中的淡淡血雾和微尘混合在一起,让这战场上的空间呈现出一种凄厉朦胧,而又带着点诡异的粉红色景象。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和碎肉,或完整或破损的内脏更是遍地都是,流得太快太多的血连大地都无法及时全部吸收,因而在低洼的地方形成一个个小小的血水滩,空气里太过血腥的气味实在是说不出的难闻,单方面屠杀的战斗就这么结束了。佣兵们几时见到过如此残酷无情的杀戮,人人都脸色发白,有几个甚至已经忍不住弓着身子呕吐起来。虽然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死人,也不是没杀过人,但如此血腥的场面却还是首次遇到。我对于生存和死亡的认知显然有别于他们,反正是要死,至于死在什么样的方式下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最重要的是效率,为达到我预定的目的,我可以使用任何手段,那可笑的怜悯和不忍之心,并不是用在这些我想要消灭的敌人身上的,所以这种场面丝毫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不良影响。要是我也存在着他们那样的心态的话,我想我完全可以用另一种比较温和的手段来取得这场胜利,虽然最终结局都是一样的,但对视觉造成的冲击起码不会这么大。“不知道他们还有几个人能够活得下来?留下二十个人处理这里足够了,完事后也回峡谷去吧!”污浊的空气令我不想在这里多待,只希望能够在最后一股盗贼离去之前截住他们。

  

  北京时间3月8日,卡塔尔公开赛落幕,国乒全体队员将246900美金奖金全部捐献给武汉抗疫前线。

,,精选3码中特